: 0317-20730988

您現在的位置 > 首頁 > 新聞資訊 > 行業信息

探訪線下電子煙市場:銷售依然火爆 零售商直言“影響不大”

 

來源: 作者: 發布時間:2021-03-26

 

 日前,一則由工信部、國家煙草專賣局研究起草的《關于修改〈中華人民共和國煙草專賣法實施條例〉的決定(征求意見稿)》(下稱“征求意見稿”)讓整個電子煙行業再次“炸開了鍋”?梢哉f,這是繼2019年國家禁止網售電子煙之后,電子煙行業又一次被戴上了“緊箍咒”。此消息一出,許多電子煙相關上市公司的股票應聲大跌,一家美股上市的電子煙巨頭股更是在一夜之間蒸發了930億。

事實上,網絡禁售令后,國內電子煙線下零售渠道迅猛發展。而此次征求意見稿對于電子煙線下門店的擴張來說,無疑是一個新的威脅。為此,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走訪了深圳多家電子煙線下門店,令人意外的是,大部分店員并不擔心。一位店主對此充滿信心:“這沒有什么好擔心的,按照要求做好,就不會倒下。”

此前野蠻生長的電子煙行業,未來的走向似乎不容樂觀。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告訴《華夏時報》記者,征求意見稿對于整個電子煙行業來說,沖擊是非常明顯的。“之前,對于電子煙行業的監管一直處于真空地帶,而隨著市場的規范,電子煙行業那些原來擁有的‘自由’也會被逐漸剝奪。但隨著市場的逐漸規范,相信整個行業也會得到穩步發展。”

線下商家心態穩定

近兩年,電子煙行業引來一大批掘金者。去年,電子煙行業更是迎來了爆發期。企查查數據顯示,2020年電子煙相關企業注冊量達到1.79萬家,同比增長284.6%。截至目前,我國共有4.61萬家電子煙相關企業,廣東省以1.1萬家企業位列第一。其中,深圳企業數量高居全國城市排名首位,共7599家,占廣東省相關企業總數的68%。

征求意見稿發布后,許多電子煙相關上市公司的股票應聲大跌,但是線下門店卻顯得平靜很多。

《華夏時報》記者來到深圳連城新天地的地下商業街,街上不到200米的路程,就開了3家不同品牌的電子煙門店。記者發現,除了專賣店,附近商業街上的網吧、煙酒行和便利店內也都有電子煙在售。

當記者向店主們詢問起有關此次電子煙監管的修改意見時,幾乎所有的店主都知道此事,但他們卻認為這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。一位專賣店店長對記者說:“真要嚴管的話,也沒有那么快,主要是實施起來難度太大了。”

“我們現在沒有煙證(煙草專賣零售許可證),估計以后也不用。”一位店長認為,“本質上來說,這跟煙草的差別還是挺大的。”另一位店主則表示,確實有需要擔心的是:“要辦證也沒事,最多麻煩一點,公司也會告訴我們怎么做。但是,要收稅的話就頭疼了。”有關媒體報道稱,目前普通煙草的綜合稅率在60%左右,而電子煙的綜合稅率僅為不到20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線下門店似乎也不“排斥”未成年人。記者發現,每家電子煙線下門店都貼著“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”的通知。但所有店員在銷售電子煙的過程中,并沒有要求到店的顧客出示身份證件。當記者詢問是否會要求顧客出示證件時,一位店員回答:“有時候看見穿著校服的顧客,就會要求他們提供。”

在走訪過程中,多名店長對《華夏時報》記者表示,他們并沒有因為此次的波動就對這個行業失去信心。在這些線下商家看來,如果該政策正式出臺,首先會波及到的是微商和一些網絡平臺。“而我們擁有正規的營業許可證,最多也就是整改一下,對我們來說更加規范也是有利的。”

相較于下游商家的樂觀,江瀚認為,這個政策的出臺或將對整個行業帶來重大的影響。電子煙一旦按照《煙草專賣法》進行管理,就意味著電子煙市場將迎來和傳統煙草一樣的管控,廣告宣傳、互聯網渠道、線下門店都要像傳統煙草一樣進行“特殊管理”。但無論從什么角度出發,煙草市場從嚴監管都是正常的現象。“任何一個涉煙產品即使再創新,都不可能有法外之地,電子煙企業也必須要學會帶著鐐銬跳舞。”

電子煙這陣風,還能“刮”多久

2018年以來,我國電子煙行業快速增長。企查查數據顯示,從2011年到2018年,電子煙相關企業的注冊量增速都較為緩慢,2019年增速開始加快,當年共注冊4650家,同比增長100%。2020年行業迎來前所未有的爆發。全年共注冊相關企業1.79萬家,同比增長284.6%。2021年依然延續強勁增長趨勢。

但關于電子煙的危害問題,入局者們往往避而不談。蛋糕面前,各類電子煙品牌打出“潮流”、“科技”牌,更有甚者將其稱為“戒煙神器”。事實上,電子煙甚至更可能讓人上癮。四川大學華西醫院肺癌中心副主任醫師邱小明向本報記者介紹,由于對成癮性物質尼古丁等的依賴,電子煙并不能幫助戒煙,甚至可能會攝入更多有害物質。“某些配方的電子煙少了焦油,但依舊保留了尼古丁這個煙癮的罪魁禍首。同時,電子煙依然會產生亞硝胺等致癌物,會釋放細小致癌顆粒物,影響肺部健康。”

不僅迷惑著“老煙民”,電子煙也逐漸蔓延至青少年。中國疾控中心2020年5月發布的中國中學生煙草調查結果顯示,2019年初中學生電子煙使用率為2.7%,與五年前相比幾乎翻倍。曾有多家媒體報道稱,有些城市中小學旁邊的商鋪向學生售賣電子煙。邱小明認為,由于商家的錯誤宣傳和引導,許多年輕人沒有意識到電子煙的危害。“實際上,電子煙對青少年的損害尤為突出,包括危害大腦發育,這種情況會持續到25歲左右;影響學習能力、記憶里和注意力;增加未來對其它物質成癮的風險。”

此前,國家就已經對電子煙下過一次“狠手”。2019年10月末,國家煙草專賣局、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布《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》要求各類市場主體不得向末成年人銷售電子煙,同時將電子煙從網絡銷售渠道下架,電子煙廣告予以撤回。該消息無疑給整個電子煙行業帶來了巨大沖擊,包括羅永浩的小野電子煙在內,多家依靠線上電商平臺銷售渠道的品牌如潮水般褪去。

但有不少實力強勁的公司從這股浪潮中脫穎而出。MOTI魔笛、SNOWPLUS雪加、YOOZ柚子等頭部電子煙品牌卷土重來,爭相搶占線下市場。一時間,各大電子煙品牌的門店如雨后春筍般在全國范圍內涌現。顯然,電子煙這把“火”并沒有被“掐滅”。2020年7月,上游霧化芯生產企業思摩爾國際上市,首日市值1780億港元,僅6個月時間,公司市值就達到4703億港元,較首日市值翻了2.6倍。隨著思摩爾國際上市,整個市場愈發火爆,電子煙行業逐漸重燃熱火。

這一次,國家再次出手,明確加強對電子煙等新型煙草制品的監管,就是為了防止電子煙市場的再度“膨脹”。江瀚告訴本報記者,此前電子煙行業一直徘徊在灰色地帶,而隨著市場的逐漸規范,整個行業也會得到穩步發展。“從目前來說,完全禁售電子煙其實不太現實。從長期的市場發展角度來看,電子煙可以說已經成為了一個煙草產業的發展方向,這個行業的發展尚未成熟,需要管控和約束。所以我覺得這并不是為了一刀切地封殺電子煙行業。”

從眼下的“新政”來看,電子煙的銷售渠道、稅收等方面都將迎來強監管規范,整個行業或將產生不小的波動。但江瀚認為:“從行業發展的長期角度來看,一旦形成了管控電子煙的良性氛圍,對整個產業來說就是第二次機遇,甚至可能會有更好的發展。”

 

A级国产乱理伦片在线观看